限制性核酸内切酶

KK家和A团的孩子,欢迎勾搭~各种想把ARASHI和两位爷合起来写一篇文。。。orz

通知

以后所有文都搬到我的小号 @茄子与茄子的平方 虽然也没几篇www
谢谢所有关注我的gn,麻烦移步小号
以后这个号不会再发文了哦~

【润智】十日谈·春分·第五章

霏霖细雨踏破秋,罅隙何处兹瑿容。无言樵花落三水,颔首独饮万古愁。
骕骦筱筱段深处,箜篌弦音映殇楼。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意顺长舟。

    

    对于自己的邀请,松本润几乎秒应。现在大野智穿着西装坐在约定好的咖啡店,心里却想着该如何跟松本润开口。
    毕竟就在上午,生田斗真就因为这件事被松本润一脚踹出了办公室,二宫和也还有幸做了回目击人。
    简直就像初次约会一样紧张……等等,这什么鬼的比喻。大野智索性闭上眼睛,使劲儿摇了摇头,想把这个念头从脑海中甩出去。
    一睁开眼,却猛然对上了一双明亮的眼睛。店里不算明亮的灯光映射在眼眸中,像星辰一样。
    “还好不?”松本润站在大野智身边,弯下身,拿手在大野智的眼前晃了晃。两个人鼻尖的距离甚至还不到十公分。
    “哇!”大野智整个人都弹了一下,“润你什么时候到的!”
    “就刚刚啊,你闭眼的时候。”松本润直起身,走到大野智对面,拉开椅子坐下,然后翘起二郎腿,伸手拿起桌上的菜单。动作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所以咧,大野さん叫我来有什么事呢?”
    “嗯……先点单吧。”大野智抬起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あの,大野さん对于两个月后的酒会有什么看法?”松本润目光扫过菜单,随口问道。
    “没……什么想法。”大野智低头玩着自己的手。
    “肯定有点什么的吧。”松本润很快就把菜单翻到了最后一页,好像没什么中意的一样,又从前往后翻,“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大野さん可以随便说,不用担心社会舆论的看法。”
    “不想去。”
    “我也不想去。”松本润感同身受地点了点头,“可是不去不行啊,收到请帖的必须到场……当初到底是谁定下的规矩!”  
    好想穿回去把他揍一顿。
    当然,一哭二闹三上吊地就是不去,也没人拦。但这等于变相的挑衅和看不上对方,尤其对于收到请帖的。之后很难再混出什么名头,同行们也会一直抓着黑历史不放。
    没办法,人多了,竞争就会特别激烈,能挤掉一个是一个。
    一般规模的,与会的从排名前三十到五十不等,具体看各家的大厅容量。再加上这条不成文的必须到的规定,基本上都是请几个到几个。但就ジャニーズ是个例外,仗着自己雷打不动的第一名,哪次参加了都能被媒体宣扬成赏光的程度。虽然ジャニーズ也有一部分自己营业的成分在,但主攻防线毕竟跟其他酒店不一样。反正就是有实力,就是任性,咋嘀?
    如果正好轮到ジャニーズ,那更任性,只请自家人,外人和媒体想进都不给。简而言之,我们J家开party,关外人啥事?不服你咬我啊,啊,不对,不服你下次超过我啊!
    松本润把菜单正着反着倒着斜着一连看了好了遍,都没找到什么自己感兴趣的。放下菜单抬头的瞬间,却被着实地下了一跳。
    大野智完全属于放空状态,空洞的眼睛没有焦距的盯着松本润的方向。没有交错的视线清晰地提醒着松本润,大野智只是正好往这个方向盯着而已。
    “大野さん?”松本润尝试性地开口,对面的人没有任何反应。
    “大野さん?”松本润不自觉地提高了声调。
    “サトシ!”
    “はい?”大野智猛然回神,以为在自己发呆时漏听了什么,小心翼翼地对上松本润的目光。
    “怎么了,很累吗?”松本润身体微微前倾,注视着大野智,丝毫不避讳目光接触。
    “不是,在思考事情。”大野智换了个坐姿,用双手搓了搓脸,“润刚刚说了什么?”
    “什么都没说啊,就叫了你几声而已。”松本润挑了挑眉,“大野さん要点些什么吗?”
    “最简单的好了。”大野智轻轻回答,“润想点什么?”
    松本润看着大野智,轻笑了一声,伸手按下服务铃,“那我就按自己的喜好点了。不知道大野さん喜不喜欢。”
    服务生是个很年轻的小姑娘,松本润能明显感觉到小姑娘的眼神游走在自己和大野智之间。下完单后,松本润还不忘冲着小姑娘做了个wink,然后心满意足地看着小姑娘红着脸跑开。
    “润还真受欢迎啊。”大野智突然开口。
    “吃醋了?”松本润现在的心情似乎特别好,语气里都带上了笑意。
    “才没有。”大野智嘟了嘟嘴。
    “你这样子明显就是有嘛!”松本润指着大野智,因为不错的心情,声音不自觉的有点响,引起了旁桌的侧目。
    大野智继续嘟嘴,表示不是很想理松本润。
    “好啦,开玩笑的。”松本润摆了摆手,“言归正传吧,大野さん叫我出来是为了什么呢?”

 


    “大小姐,那位先生给您的。”石田家的管家把一个鼓鼓的信封送到石田英子房间。
    “放桌上。”石田英子正在给自己化妆,随口回了一句,“记得给他一千円,以后只要他送来东西都要给。”
    管家应了一声,把信封放在桌上后就退出了房间,顺便带上了门。
    石田英子的手停在半空中,仔细听着管家的脚步,在确定走远后,石田英子猛地站起来,也不顾自己才化了一半的妆,快步走到桌边一把抓起信封,迫不及待地拆开信封,把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儿地倒了出来。
    是照片,大概20张的照片。
    几乎每一张照片,背景都是大野智和松本润一起出来的那家咖啡店,内容都是聊得正开心的两人。
    松本润灿烂而又温柔的笑容却让石田英子黑了脸。想到一面对自己就换成不温不火的冷淡态度,石田英子不自觉地抓紧了衣服的下摆,用力到关节都有些发白。
    润,你不对我笑,不喜欢我,就因为这个人?因为他比我优秀,会讨你喜欢?
    石田英子嘴角勾起了一点冷冷的弧度,扭头回到梳妆台前继续自己化了一半的妆。
    也就是说,如果他消失了,你就会对我笑,就会喜欢我了喽?

 


    大野智迷迷糊糊地醒来时已经接近了中午了。
    用迷茫的小眼神扫视了一圈,嗯,还在地球上。大野智努力用比乌龟爬还慢的速度处理着信息。
    啊,昨天跟润一起喝酒来着。此时大野智每分钟的缓冲速度是零点几B。
    所以我现在在哪儿?在床上坐了足足五分钟后,大野智才后知后觉地发现。
    房间不是自己的,家具也不是自己的。看品味和奢华程度就一目了然。然后,好像身上的睡衣也不是自己的。
    ……似乎哪儿不对。
    大野智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睡衣,白底天蓝色的圆点花纹,摸上去料子不错。
    “醒了?”松本润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门口,倚着门框抱着双肘。
    “嗯……早。”大野智发出了像老爷爷一样的声音。
    “中午好还差不多。正好我在做午饭,一起来,唉——别动!”见到大野智准备掀被子下床,松本润立刻冲上去扶住,“小心别伤到。”
    “嘶……腰好痛……”
    “都叫你小心了。”虽然松本润嘴上抱怨着,可是还是小心翼翼地扶住。
    “唔,连屁股都好痛。”大野智可怜兮兮的语气,再加上委屈的小表情,让松本润觉得他都快哭了。
    “对不起,昨晚是我不好,”松本润自责地说,“我不该那么用力的。”
    “哈?”好不容易因疼痛而有所清醒地大脑又变成了一团浆糊。
    不会吧,真被自己说中了?不会真干了些什么吧?守了三十多年的第一次我容易嘛我,就这样给了一个男人就算了,我还一点印象都没有?你以为你在拍韩剧啊?韩剧的剧情发展都没这么快好不好!
    松本润见大野智没有反应,以为他在生自己的气,连忙加上一句,“那个,在伤好之前,我会负责的!现在我扶你去厕所洗漱一下吧,好吗?”
    “啪”!大野智脑中最后一根维持思考能力的神经终于断线了。
    “在伤好之前”是什么意识?是我上好了你就打算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把我扔了吗?话说是不是该乘机把证也办了,索性。
    “我跟ニノ说过了,说你今天身体不适要请假。”松本润扶着大野智一步步挪向卫生间,“你不用担心明天ニノ跟你念叨一天了。”
    就是因为这样ニノ才会跟我念叨一天的好不好!——By大野智。

 


    “ニノ,为什么今天我又要加班!”樱井翔气势汹汹的一脚直接踹开办公室的门,力度大到能把往外拉的门硬踹成往里推的,“我都连着三天没吃到那家店的寿司了!寿司都想我了!”
    “是你想寿司了吧。”二宫和也淡定的吐槽,然后认真地看着樱井翔,“叫你加班,是因为昨天我们亲爱的社长不小心跟J一起出去聊了聊,不小心就聊到了J的家里,两人不小心喝醉了,所以不小心喝到了凌晨,于是我们亲爱的社长就不小心的决定住在J家里了,去洗澡的时候J不小心滑了一跤,不小心推到了我们亲爱的社长,然后我们亲爱的社长就不小心被华丽丽地推倒了,又不小心摔在了瓷砖和木地板交界处不平的地方,理所当然的不小心摔出了乌青,J认为应该为自己的不小心负责,所以……你懂得啦!”
    说罢,二宫和也还冲樱井翔摊了摊手。
    “那为什么那个家伙能在你办公室里蹭空调吃炸鸡啊!?”
    “?”相叶雅纪叼着一块炸鸡抬起头,一脸懵逼。
    “他哪儿毕业的你哪儿毕业的!”二宫和也一把把相叶雅纪的脑袋按下去,“你这样对得起你的庆应毕业证吗?”
    单生狗没人权……樱井翔忿忿地想,“那明天我能准时下班吗?”
    “さあ~”二宫和也挑了挑眉。
    跟二宫和也交涉失败的樱井翔垂头丧气地离开办公室,刚走出没多久,手机突然提示来了短信。
    “P.S.因为是帮我们亲爱的社长,所以没有加班费呦(笑~”生田斗真看着樱井翔的手机,一字一句地念了出来。
    “トマ?!你什么是时候来的?”
    “刚刚呀,找ニノ晚上出去喝一杯。”生田斗真凑到樱井翔耳边轻轻地说,“因为今天松润没来上班,我超级闲的!”
    说完立刻开溜,边溜还不忘边喊,“我听ニノ说了呦,今天你又要加班!”
    “你们几个纯粹是来欺负人的是吗!”整个办公室都充斥着樱井翔的吼声。

【润智】十日谈·春分·第四章

霏霖细雨踏破秋,罅隙何处兹瑿容。无言樵花落三水,颔首独饮万古愁。
骕骦筱筱段深处,箜篌弦音映殇楼。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意顺长舟。

    “ニノ有没有跟你说过,你穿这身从后面看特别像女的。”坐在神社前的台阶上,松本润看着山脚下灯火通明的繁华庙会,心境意外的平和。
    大野智披着松本润的风衣坐在旁边,抬头望着天,似乎没注意到松本润说了说什么,“好漂亮。”
    闻言,松本润也抬起头,整个人往后仰,双手撑在地上,明亮的眼睛里仿佛倒映出了漫天星辰。
    “明天就会有绯闻传出来哦。”许久的沉默后,大野智突然轻轻开口。
    “没关系,”松本润苦笑一声,“绯闻什么的,我已经习惯了。”
    接着,松本润就感觉到大野智挪近了一点,整个人都贴着自己,好像只要重心一偏,就能倒进自己怀里一样。
    “我会一直陪着润呦,无论什么时候。”大野智平静地说,完全不觉得刚才这句话有多像情侣间的约定。
    “如果把你也扯进来呢……也不用如果了,很可能就是了。”松本润被他的回答逗笑了,抬起手轻轻挑起大野智脑后的头发,“即使这样,サトシ也会一直陪着我吗?”
    突然变亲昵的称呼让大野智愣了愣,然后认真地给予了肯定回答。
    松本润脸上的笑僵住了,本来以为只是开玩笑的一句安慰,至少松本润是这么认为的,便也顺着接了话。没料到这却是大野智对松本润真真切切的想法与承诺。
    “你开什么玩笑,”松本润笑道,声音里有他自己都觉察不到的颤抖,“你有想过媒体会怎么说吗?ジャニーズ会怎么说,公众会怎么说?我们已经是公众人物了,现在我们的绯闻传成那样,不少人都等着看我们的笑话。”松本润直起身,凑到大野智面前,近距离直视着他的双眼,“大野さん,现在的社会思想观念是很开放,但不代表所有人都能真正接受两个男的在一起。”
    “我们又不在一起,润在怕什么呢?”大野智毫不闪躲,甚至更进一步,轻轻抵上了松本润的额头,“如果润因为怕媒体,怕事务所,怕公众的流言蜚语的话,我说过会一直陪着润的。还是说润想对我有点什么,才会怕。”
    所以,为什么大野智在某些方面总会想到一些不该想的,一直是二宫和也心里第一大疑问。现在加了个松本润,或许可以考虑组建一个“大野智讨论组”,中心论题是“论大野智四位偏出银河系的可能性”和“论加快大野智反射弧反应时间的可能性。”
    “不您老多虑了。”吓得松本润都用敬语了啊,大野さん。
    “我就比润大三岁而已嘛……”大野智嘟了嘟嘴,黏黏的语气里带上了点撒娇,像只小猫一样团成一个球缩在松本润边上。
    好想揉他毛~~~~~~~
    揉你个头!松本润你眼神给我收敛点好不好!我让你们出来不是叫你们在神社前谈人生秀恩爱的啊拜托!——By因不放心偷偷跟出来,现在实力表心累的二宫和也。
    松本润没有接话,大野智也没有继续挑起话题。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坐在神社前的台阶上,头顶是星光斑斓的夜空,面前是掩映在森林中的灯火通明的庙会,远处是淹没在黑暗中的东京,不时还有带着点微微寒意的风吹过。
    ……我靠你们怎么还不告白!(掀桌
    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松本润突然感觉肩头一沉,刚想转头,脸就蹭到了一簇柔软的头发里。愣神了片刻,松本润温柔一笑,伸手拉起掉落一半的风衣,然后搂住大野智,给他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大野智似乎还是不怎么舒服,眉毛小小地蹙着,小幅度地改变着头的位置。一来二去的最后居然直接枕上了松本润的大腿,弄得松本润一脸错愕,但也只是重新为大野智拉好风衣,轻轻拍着他的身侧。大野智原本就不大的身形现在显得更小了,身子随着平稳的呼吸起伏着。
    “ありがとうね。”松本润抚过大野智被风吹乱的头发,用只有自己才听得见的声音说道,“サトシ。”

    理所当然,松本润和大野智再庙会的亲密举动让推特和论坛又炸了一个星期;理所当然,ジャニーズ的前辈们各种调侃自己后辈的大胆;理所当然,松本润开始不在乎跟大野智结伴出现在任何公共场合;理所当然,大野智开始在采访里毫无顾忌的提及松本润;理所当然,松本润还是没有答应合作的事……
     好像哪儿不对。
     大野智不催,但绝对不代表他不关心。松本润敢肯定,因为二宫和也已经往自己的额办公室跑了三四趟了,而且在一周之内。
    虽然每次过来二宫和也只是往边上的沙发上一趟,一句话都不说地自顾自玩游戏,等到下班的时间再一声不吭地离开。第一天的时候,生田斗真还会趁着休息时间找二宫和也搭几句话,现在直接跟松本润一样,选择实力无视。
    这倒苦了进来谈生意的人,多半都会被二宫和也吓一跳。
    相反,前几天石田英子又派人送来了一份合同,开出的条件甚至已经超过了一份平等的合同的范围。把人打发走后,松本润只是简单地瞟了一眼,然后依旧锁在抽屉里。
    不知不觉间,一个抽屉都快满了。
    既然都在等,那就看谁先耐不住了。
    二宫和也仅仅来了一周就再也没来过,大概觉得无论自己来不来,松本润都不会有任何行动。
    也正是因为双方都在等,处于核心位置的松本润就索性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地拖延时间。再加上每天都有一大推有的没的事,人的大脑就这么点儿,记忆力再好的人都不敢保证自己记得所有事。更何况松本润。
    所以,当几周后生田斗真无意间提及此事,松本润足足愣了一分钟。
    然后?
    然后生田斗真就被松本润一脚踹出了办公室。

    “おじさん,J都差不多忘光了,那你确定不用催他吗?”二宫和也一把甩开办公室的大门,人后往桌后的总裁椅上一坐,继续玩游戏。
    大野智抓起一撮鱼食撒进鱼缸里,再观察了一会儿,才慢慢走回桌边,,把鱼食罐放回抽屉里,“我答应过润不会催他。”
    “你就不怕被抢先了吗?”二宫和也放下游戏机,抬头看着大野智。
    “今天トマ不就因为这件事被润一脚踹出办公室了嘛。”大野智轻笑了一声,“而且我相信润。”
    大野智你这样生田斗真哭给你看信不信。
    “算了。”二宫和也知道自己在这方面永远说不过大野智。别看这个人平时蠢萌蠢萌(?)的,一旦决定了什么事,除了松本润目前没有第二个人能说动他。可是现在松本润根本不想再考虑这件事。
    “你和J不急,我再想插手都没用。”二宫和也叹了口气,“不过我先提醒你一声,这种事还是尽早解决掉比较好。现在可不知我们和石田さん两家看上了J,暗处还有好几家呢。”
    “那我今晚跟润聊聊。”大野智打开手机,看了看行程表。
    “随便你,”二宫和也伸了个懒腰,“反正今天我不加班。”
    大野智溜达到挂着月历的墙边,掀起两页,用手指着一个日期,“还有两个月……”
    “所以呢?”二宫和也挑了挑眉。
    “足够了。”大野智像下了什么极大的决心一样,“我出去一趟,剩下的ニノ,拜托你了。”
    “我说了今天我不加班!”
    大野智根本没管二宫和也,拉开门直接走了出去。
    二宫和也面无表情地看着门缓缓关上,翻出手机输入了一个早已烂熟于心的号码,“ショウ,今晚有事吗?”
    “有,而且很……”
    “正好,回来加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