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志蹲死在野神润智坑的三水~

Onkm家和A团的孩子,欢迎勾搭~各种想把ARASHI和声优圈的米娜桑合起来写一篇文。。。orz

【润智】十日谈·春分·第六章

    被lof敏感词弄得神情憔悴……第一次使用外链,不知道行不行,如果不行的话……我也不知道……
    给您阅读文章带了诸多不便请谅解
    (让我找找敏感词,如果找到了明天发文字版)

https://www.evernote.com/Home.action?login=true&newReg=true#n=bb1a02b2-43ff-4436-a1a4-455998aa7bb2&ses=4&sh=2&sds=2&

【润智】十日谈·春分·第五章

霏霖细雨踏破秋,罅隙何处兹瑿容。无言樵花落三水,颔首独饮万古愁。
骕骦筱筱段深处,箜篌弦音映殇楼。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意顺长舟。

    

    对于自己的邀请,松本润几乎秒应。现在大野智穿着西装坐在约定好的咖啡店,心里却想着该如何跟松本润开口。
    毕竟就在上午,生田斗真就因为这件事被松本润一脚踹出了办公室,二宫和也还有幸做了回目击人。
    简直就像初次约会一样紧张……等等,这什么鬼的比喻。大野智索性闭上眼睛,使劲儿摇了摇头,想把这个念头从脑海中甩出去。
    一睁开眼,却猛然对上了一双明亮的眼睛。店里不算明亮的灯光映射在眼眸中,像星辰一样。
    “还好不?”松本润站在大野智身边,弯下身,拿手在大野智的眼前晃了晃。两个人鼻尖的距离甚至还不到十公分。
    “哇!”大野智整个人都弹了一下,“润你什么时候到的!”
    “就刚刚啊,你闭眼的时候。”松本润直起身,走到大野智对面,拉开椅子坐下,然后翘起二郎腿,伸手拿起桌上的菜单。动作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所以咧,大野さん叫我来有什么事呢?”
    “嗯……先点单吧。”大野智抬起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あの,大野さん对于两个月后的酒会有什么看法?”松本润目光扫过菜单,随口问道。
    “没……什么想法。”大野智低头玩着自己的手。
    “肯定有点什么的吧。”松本润很快就把菜单翻到了最后一页,好像没什么中意的一样,又从前往后翻,“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大野さん可以随便说,不用担心社会舆论的看法。”
    “不想去。”
    “我也不想去。”松本润感同身受地点了点头,“可是不去不行啊,收到请帖的必须到场……当初到底是谁定下的规矩!”  
    好想穿回去把他揍一顿。
    当然,一哭二闹三上吊地就是不去,也没人拦。但这等于变相的挑衅和看不上对方,尤其对于收到请帖的。之后很难再混出什么名头,同行们也会一直抓着黑历史不放。
    没办法,人多了,竞争就会特别激烈,能挤掉一个是一个。
    一般规模的,与会的从排名前三十到五十不等,具体看各家的大厅容量。再加上这条不成文的必须到的规定,基本上都是请几个到几个。但就ジャニーズ是个例外,仗着自己雷打不动的第一名,哪次参加了都能被媒体宣扬成赏光的程度。虽然ジャニーズ也有一部分自己营业的成分在,但主攻防线毕竟跟其他酒店不一样。反正就是有实力,就是任性,咋嘀?
    如果正好轮到ジャニーズ,那更任性,只请自家人,外人和媒体想进都不给。简而言之,我们J家开party,关外人啥事?不服你咬我啊,啊,不对,不服你下次超过我啊!
    松本润把菜单正着反着倒着斜着一连看了好了遍,都没找到什么自己感兴趣的。放下菜单抬头的瞬间,却被着实地下了一跳。
    大野智完全属于放空状态,空洞的眼睛没有焦距的盯着松本润的方向。没有交错的视线清晰地提醒着松本润,大野智只是正好往这个方向盯着而已。
    “大野さん?”松本润尝试性地开口,对面的人没有任何反应。
    “大野さん?”松本润不自觉地提高了声调。
    “サトシ!”
    “はい?”大野智猛然回神,以为在自己发呆时漏听了什么,小心翼翼地对上松本润的目光。
    “怎么了,很累吗?”松本润身体微微前倾,注视着大野智,丝毫不避讳目光接触。
    “不是,在思考事情。”大野智换了个坐姿,用双手搓了搓脸,“润刚刚说了什么?”
    “什么都没说啊,就叫了你几声而已。”松本润挑了挑眉,“大野さん要点些什么吗?”
    “最简单的好了。”大野智轻轻回答,“润想点什么?”
    松本润看着大野智,轻笑了一声,伸手按下服务铃,“那我就按自己的喜好点了。不知道大野さん喜不喜欢。”
    服务生是个很年轻的小姑娘,松本润能明显感觉到小姑娘的眼神游走在自己和大野智之间。下完单后,松本润还不忘冲着小姑娘做了个wink,然后心满意足地看着小姑娘红着脸跑开。
    “润还真受欢迎啊。”大野智突然开口。
    “吃醋了?”松本润现在的心情似乎特别好,语气里都带上了笑意。
    “才没有。”大野智嘟了嘟嘴。
    “你这样子明显就是有嘛!”松本润指着大野智,因为不错的心情,声音不自觉的有点响,引起了旁桌的侧目。
    大野智继续嘟嘴,表示不是很想理松本润。
    “好啦,开玩笑的。”松本润摆了摆手,“言归正传吧,大野さん叫我出来是为了什么呢?”

 


    “大小姐,那位先生给您的。”石田家的管家把一个鼓鼓的信封送到石田英子房间。
    “放桌上。”石田英子正在给自己化妆,随口回了一句,“记得给他一千円,以后只要他送来东西都要给。”
    管家应了一声,把信封放在桌上后就退出了房间,顺便带上了门。
    石田英子的手停在半空中,仔细听着管家的脚步,在确定走远后,石田英子猛地站起来,也不顾自己才化了一半的妆,快步走到桌边一把抓起信封,迫不及待地拆开信封,把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儿地倒了出来。
    是照片,大概20张的照片。
    几乎每一张照片,背景都是大野智和松本润一起出来的那家咖啡店,内容都是聊得正开心的两人。
    松本润灿烂而又温柔的笑容却让石田英子黑了脸。想到一面对自己就换成不温不火的冷淡态度,石田英子不自觉地抓紧了衣服的下摆,用力到关节都有些发白。
    润,你不对我笑,不喜欢我,就因为这个人?因为他比我优秀,会讨你喜欢?
    石田英子嘴角勾起了一点冷冷的弧度,扭头回到梳妆台前继续自己化了一半的妆。
    也就是说,如果他消失了,你就会对我笑,就会喜欢我了喽?

 


    大野智迷迷糊糊地醒来时已经接近了中午了。
    用迷茫的小眼神扫视了一圈,嗯,还在地球上。大野智努力用比乌龟爬还慢的速度处理着信息。
    啊,昨天跟润一起喝酒来着。此时大野智每分钟的缓冲速度是零点几B。
    所以我现在在哪儿?在床上坐了足足五分钟后,大野智才后知后觉地发现。
    房间不是自己的,家具也不是自己的。看品味和奢华程度就一目了然。然后,好像身上的睡衣也不是自己的。
    ……似乎哪儿不对。
    大野智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睡衣,白底天蓝色的圆点花纹,摸上去料子不错。
    “醒了?”松本润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门口,倚着门框抱着双肘。
    “嗯……早。”大野智发出了像老爷爷一样的声音。
    “中午好还差不多。正好我在做午饭,一起来,唉——别动!”见到大野智准备掀被子下床,松本润立刻冲上去扶住,“小心别伤到。”
    “嘶……腰好痛……”
    “都叫你小心了。”虽然松本润嘴上抱怨着,可是还是小心翼翼地扶住。
    “唔,连屁股都好痛。”大野智可怜兮兮的语气,再加上委屈的小表情,让松本润觉得他都快哭了。
    “对不起,昨晚是我不好,”松本润自责地说,“我不该那么用力的。”
    “哈?”好不容易因疼痛而有所清醒地大脑又变成了一团浆糊。
    不会吧,真被自己说中了?不会真干了些什么吧?守了三十多年的第一次我容易嘛我,就这样给了一个男人就算了,我还一点印象都没有?你以为你在拍韩剧啊?韩剧的剧情发展都没这么快好不好!
    松本润见大野智没有反应,以为他在生自己的气,连忙加上一句,“那个,在伤好之前,我会负责的!现在我扶你去厕所洗漱一下吧,好吗?”
    “啪”!大野智脑中最后一根维持思考能力的神经终于断线了。
    “在伤好之前”是什么意识?是我上好了你就打算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把我扔了吗?话说是不是该乘机把证也办了,索性。
    “我跟ニノ说过了,说你今天身体不适要请假。”松本润扶着大野智一步步挪向卫生间,“你不用担心明天ニノ跟你念叨一天了。”
    就是因为这样ニノ才会跟我念叨一天的好不好!——By大野智。

 


    “ニノ,为什么今天我又要加班!”樱井翔气势汹汹的一脚直接踹开办公室的门,力度大到能把往外拉的门硬踹成往里推的,“我都连着三天没吃到那家店的寿司了!寿司都想我了!”
    “是你想寿司了吧。”二宫和也淡定的吐槽,然后认真地看着樱井翔,“叫你加班,是因为昨天我们亲爱的社长不小心跟J一起出去聊了聊,不小心就聊到了J的家里,两人不小心喝醉了,所以不小心喝到了凌晨,于是我们亲爱的社长就不小心的决定住在J家里了,去洗澡的时候J不小心滑了一跤,不小心推到了我们亲爱的社长,然后我们亲爱的社长就不小心被华丽丽地推倒了,又不小心摔在了瓷砖和木地板交界处不平的地方,理所当然的不小心摔出了乌青,J认为应该为自己的不小心负责,所以……你懂得啦!”
    说罢,二宫和也还冲樱井翔摊了摊手。
    “那为什么那个家伙能在你办公室里蹭空调吃炸鸡啊!?”
    “?”相叶雅纪叼着一块炸鸡抬起头,一脸懵逼。
    “他哪儿毕业的你哪儿毕业的!”二宫和也一把把相叶雅纪的脑袋按下去,“你这样对得起你的庆应毕业证吗?”
    单生狗没人权……樱井翔忿忿地想,“那明天我能准时下班吗?”
    “さあ~”二宫和也挑了挑眉。
    跟二宫和也交涉失败的樱井翔垂头丧气地离开办公室,刚走出没多久,手机突然提示来了短信。
    “P.S.因为是帮我们亲爱的社长,所以没有加班费呦(笑~”生田斗真看着樱井翔的手机,一字一句地念了出来。
    “トマ?!你什么是时候来的?”
    “刚刚呀,找ニノ晚上出去喝一杯。”生田斗真凑到樱井翔耳边轻轻地说,“因为今天松润没来上班,我超级闲的!”
    说完立刻开溜,边溜还不忘边喊,“我听ニノ说了呦,今天你又要加班!”
    “你们几个纯粹是来欺负人的是吗!”整个办公室都充斥着樱井翔的吼声。

【润智】十日谈·春分·第四章

霏霖细雨踏破秋,罅隙何处兹瑿容。无言樵花落三水,颔首独饮万古愁。
骕骦筱筱段深处,箜篌弦音映殇楼。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意顺长舟。

    “ニノ有没有跟你说过,你穿这身从后面看特别像女的。”坐在神社前的台阶上,松本润看着山脚下灯火通明的繁华庙会,心境意外的平和。
    大野智披着松本润的风衣坐在旁边,抬头望着天,似乎没注意到松本润说了说什么,“好漂亮。”
    闻言,松本润也抬起头,整个人往后仰,双手撑在地上,明亮的眼睛里仿佛倒映出了漫天星辰。
    “明天就会有绯闻传出来哦。”许久的沉默后,大野智突然轻轻开口。
    “没关系,”松本润苦笑一声,“绯闻什么的,我已经习惯了。”
    接着,松本润就感觉到大野智挪近了一点,整个人都贴着自己,好像只要重心一偏,就能倒进自己怀里一样。
    “我会一直陪着润呦,无论什么时候。”大野智平静地说,完全不觉得刚才这句话有多像情侣间的约定。
    “如果把你也扯进来呢……也不用如果了,很可能就是了。”松本润被他的回答逗笑了,抬起手轻轻挑起大野智脑后的头发,“即使这样,サトシ也会一直陪着我吗?”
    突然变亲昵的称呼让大野智愣了愣,然后认真地给予了肯定回答。
    松本润脸上的笑僵住了,本来以为只是开玩笑的一句安慰,至少松本润是这么认为的,便也顺着接了话。没料到这却是大野智对松本润真真切切的想法与承诺。
    “你开什么玩笑,”松本润笑道,声音里有他自己都觉察不到的颤抖,“你有想过媒体会怎么说吗?ジャニーズ会怎么说,公众会怎么说?我们已经是公众人物了,现在我们的绯闻传成那样,不少人都等着看我们的笑话。”松本润直起身,凑到大野智面前,近距离直视着他的双眼,“大野さん,现在的社会思想观念是很开放,但不代表所有人都能真正接受两个男的在一起。”
    “我们又不在一起,润在怕什么呢?”大野智毫不闪躲,甚至更进一步,轻轻抵上了松本润的额头,“如果润因为怕媒体,怕事务所,怕公众的流言蜚语的话,我说过会一直陪着润的。还是说润想对我有点什么,才会怕。”
    所以,为什么大野智在某些方面总会想到一些不该想的,一直是二宫和也心里第一大疑问。现在加了个松本润,或许可以考虑组建一个“大野智讨论组”,中心论题是“论大野智四位偏出银河系的可能性”和“论加快大野智反射弧反应时间的可能性。”
    “不您老多虑了。”吓得松本润都用敬语了啊,大野さん。
    “我就比润大三岁而已嘛……”大野智嘟了嘟嘴,黏黏的语气里带上了点撒娇,像只小猫一样团成一个球缩在松本润边上。
    好想揉他毛~~~~~~~
    揉你个头!松本润你眼神给我收敛点好不好!我让你们出来不是叫你们在神社前谈人生秀恩爱的啊拜托!——By因不放心偷偷跟出来,现在实力表心累的二宫和也。
    松本润没有接话,大野智也没有继续挑起话题。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坐在神社前的台阶上,头顶是星光斑斓的夜空,面前是掩映在森林中的灯火通明的庙会,远处是淹没在黑暗中的东京,不时还有带着点微微寒意的风吹过。
    ……我靠你们怎么还不告白!(掀桌
    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松本润突然感觉肩头一沉,刚想转头,脸就蹭到了一簇柔软的头发里。愣神了片刻,松本润温柔一笑,伸手拉起掉落一半的风衣,然后搂住大野智,给他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大野智似乎还是不怎么舒服,眉毛小小地蹙着,小幅度地改变着头的位置。一来二去的最后居然直接枕上了松本润的大腿,弄得松本润一脸错愕,但也只是重新为大野智拉好风衣,轻轻拍着他的身侧。大野智原本就不大的身形现在显得更小了,身子随着平稳的呼吸起伏着。
    “ありがとうね。”松本润抚过大野智被风吹乱的头发,用只有自己才听得见的声音说道,“サトシ。”

    理所当然,松本润和大野智再庙会的亲密举动让推特和论坛又炸了一个星期;理所当然,ジャニーズ的前辈们各种调侃自己后辈的大胆;理所当然,松本润开始不在乎跟大野智结伴出现在任何公共场合;理所当然,大野智开始在采访里毫无顾忌的提及松本润;理所当然,松本润还是没有答应合作的事……
     好像哪儿不对。
     大野智不催,但绝对不代表他不关心。松本润敢肯定,因为二宫和也已经往自己的额办公室跑了三四趟了,而且在一周之内。
    虽然每次过来二宫和也只是往边上的沙发上一趟,一句话都不说地自顾自玩游戏,等到下班的时间再一声不吭地离开。第一天的时候,生田斗真还会趁着休息时间找二宫和也搭几句话,现在直接跟松本润一样,选择实力无视。
    这倒苦了进来谈生意的人,多半都会被二宫和也吓一跳。
    相反,前几天石田英子又派人送来了一份合同,开出的条件甚至已经超过了一份平等的合同的范围。把人打发走后,松本润只是简单地瞟了一眼,然后依旧锁在抽屉里。
    不知不觉间,一个抽屉都快满了。
    既然都在等,那就看谁先耐不住了。
    二宫和也仅仅来了一周就再也没来过,大概觉得无论自己来不来,松本润都不会有任何行动。
    也正是因为双方都在等,处于核心位置的松本润就索性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地拖延时间。再加上每天都有一大推有的没的事,人的大脑就这么点儿,记忆力再好的人都不敢保证自己记得所有事。更何况松本润。
    所以,当几周后生田斗真无意间提及此事,松本润足足愣了一分钟。
    然后?
    然后生田斗真就被松本润一脚踹出了办公室。

    “おじさん,J都差不多忘光了,那你确定不用催他吗?”二宫和也一把甩开办公室的大门,人后往桌后的总裁椅上一坐,继续玩游戏。
    大野智抓起一撮鱼食撒进鱼缸里,再观察了一会儿,才慢慢走回桌边,,把鱼食罐放回抽屉里,“我答应过润不会催他。”
    “你就不怕被抢先了吗?”二宫和也放下游戏机,抬头看着大野智。
    “今天トマ不就因为这件事被润一脚踹出办公室了嘛。”大野智轻笑了一声,“而且我相信润。”
    大野智你这样生田斗真哭给你看信不信。
    “算了。”二宫和也知道自己在这方面永远说不过大野智。别看这个人平时蠢萌蠢萌(?)的,一旦决定了什么事,除了松本润目前没有第二个人能说动他。可是现在松本润根本不想再考虑这件事。
    “你和J不急,我再想插手都没用。”二宫和也叹了口气,“不过我先提醒你一声,这种事还是尽早解决掉比较好。现在可不知我们和石田さん两家看上了J,暗处还有好几家呢。”
    “那我今晚跟润聊聊。”大野智打开手机,看了看行程表。
    “随便你,”二宫和也伸了个懒腰,“反正今天我不加班。”
    大野智溜达到挂着月历的墙边,掀起两页,用手指着一个日期,“还有两个月……”
    “所以呢?”二宫和也挑了挑眉。
    “足够了。”大野智像下了什么极大的决心一样,“我出去一趟,剩下的ニノ,拜托你了。”
    “我说了今天我不加班!”
    大野智根本没管二宫和也,拉开门直接走了出去。
    二宫和也面无表情地看着门缓缓关上,翻出手机输入了一个早已烂熟于心的号码,“ショウ,今晚有事吗?”
    “有,而且很……”
    “正好,回来加班。”

【润智】十日谈·春分·第三章

霏霖细雨踏破秋,罅隙何处兹瑿容。无言樵花落三水,颔首独饮万古愁。
骕骦筱筱段深处,箜篌弦音映殇楼。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意顺长舟。

    “大小姐你到底想怎样啊?”松本润坐在银座最贵的一张咖啡店的最豪华的包间里,一脸无奈地看着面前的人。大野智刚走,结果就来了这位小祖宗,松本润觉得今天自己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祸不单行。
    “我昨天刚买的项链,怎么样,是不是特别配?”石田英子坐在松本润对面,把脖子伸得老长,还扭成了一个自认为完美的弧度,努力卖弄着那条与衣服格格不入的项链,“我可是为了润才专门买的,不错吧。”
    “是是。”松本润随便附和了几句,“叫我出来干嘛?”
    “什么嘛,真不懂欣赏。”石田英子撇了撇嘴,但又立刻勾起一个灿烂的笑容,把项链一甩,“既然润不喜欢,那我扔了。”
    “大小姐,叫我出来,到,底,干,嘛?”松本润勾着手指,一字一顿地敲着桌面。
    “这还不怪你!”石田英子突然把声音提高了一个八度,还带上了点委屈的语气,“最近你和那个大野智弄出那么多有的没的,看看现在推特和论坛上,全是关于你们的事!一定是他许了多少好处让你做的是不是?”
    “抱歉,是我自愿的。”松本润沉了沉脸色,平静地说。
    “润你怎么可以这样!”声音又高了一个八度,“你现在胳膊肘都往外拐了!大野智给了你多少好处,我两倍,三倍给你还不行吗?”
    “首先,请您加上敬语好吗?大野さん再怎么说也可以算是和您父亲同辈的人了,最基本的礼貌不懂吗?其次,大野さん是我的前辈,无论他没有没许给我好处,我都应该答应他。最后,大小姐,您是不是弄错了,大野さん酒店的排名比我的高,怎么看都应该是我去巴结他吧。”
    石田英子又撇了撇嘴,“我就不明白了,我爸的酒店可是日本第二,大野さん努力了那么多年才勉勉强强挤进前十……润你的酒店最好一次是第十三名吧,明明只要答应和我爸合作,挤进前五还不是轻而易举,这样我爸也能同意我和你结婚了……一举两得,只要你签个字,哪怕口头答应也可以啊。我都开出那么好的条件了。”
    “第一名还是ジャニーズ呢。”松本润淡淡的说出了事实,“什么时候令尊的就能超过ジャニーズ,我再考虑。”
    “润!你这不是为难人嘛!”石田英子还拖长了尾音,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大小姐,您要我答应我的条件就够为难人的了。”松本润一口饮尽早已凉掉的咖啡,起身穿上外套正准备走,突然想到了什么俯下身,“大小姐,有没有人跟您说过,您装可怜的样子真的非常难看。”


    “终于聊完啦?”生田斗真看着摔进车里的松本润,和副驾驶上的二宫和也交换了个眼神。
    “ニノ你怎么在这儿?”松本润瘫在椅子上有气无力地问道。
    “看看J你考虑的怎么样。”二宫和也盯着手里的游戏机,头也不回地说道。
    “让我考虑下,再……”松本润失神地望着窗外倒退的风景。
    “J,你要知道我可以黑了你的系统,只要大野さん想的话,然后以你的名义发邮件。”二宫和也通过后视镜瞥了眼松本润,“开玩笑的,我才不想黑了自己辛苦设的系统。”
    “ニノ,”松本润突然坐正,吓得生田斗真差点一脚油门,“最近几天,你有没有收到有关系统被人攻击的邮件?”
    “有。不过上周我帮你全部更新过了。”
    “大概什么时候?”
    “其实一直都有,以前只是偶尔,最近突然多起来了,技术也高了很多。”二宫和也难得的停下来手中的游戏机,转过头严肃地说,“应该从ジャニーズ的酒会上你和リーダー被拍到的那天起。”
    “リーダー?”松本润你重点呢?
    “就大野さん嘛。我们都叫他リーダー,不是很形象吗?”歪楼了你们!
    “ニノ,能查到是什么人吗?”
    “试过,都是些菜鸟,一群替死鬼而已。自己的电脑被反黑了都不知道。”
    “是吗……”松本润的目光沉了沉,“不管怎样,ニノ,ありがとう。”
    “ま,”二宫和也扭回了头,继续吧注意力放在游戏上,“真想谢的话,就快点考虑好。”
    “知道。”松本润瘫回椅背上,用手背覆着双眼。
    “对了,明天晚上リーダー想买你几个小时,开价吧。”二宫和也,请注意你的措辞!
    一秒。
    松本润:哦……
    生田斗真:求不掀桌
    二宫和也:打游戏ing~
    两秒。
    松本润:はい?
    生田斗真:求不掀桌
    二宫和也:打游戏ing~
    三秒。
    松本润:MD还让不让人好好的刷一天推特了!
    生田斗真:求不掀桌
    二宫和也:打游戏ing~

    “润,快来看,好可爱!”
    松本润生无可恋地跟着tension Max的大野智,他已经预料到了这周的新闻头条,这个月的推特热搜榜和那位大小姐的神级反应。
    多久了?大概十多年了吧,自从进了ジャニーズ后就再没有逛过庙会了。松本润默默跟着大野智,心里却想着自己的事,完全没注意到大野智跑去边上的小摊里买了什么。
    戳戳~
    “干嘛?”松本润一把抢过戳在他脸上的东西,只是一根紫色的荧光棒而已。
    “总觉得紫色很适合润呢。”大野智从边上冒出来,手里拿着一根蓝色的。
    “几岁了还玩这个。”松本润嫌弃地研究了一会儿,正准备扔。
    “不要扔嘛!”大野智赶紧先一步抓住了松本润的手,“难得出来一次,润就不要再想自己的事了嘛,开开心心玩一次呗。”
    “抱歉,”松本润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样,“我们……在约会吗?”
    “え,不在吗?”小眉毛“蹭”地蹙了起来。
    “你指的‘约会’是字典上的意思吗?”松本润被他逗笑了,甩着荧光棒问道。
    “不然呢?”
    “不是……”松本润彻底无语了,在职场上如鱼得水似他,偏偏对面前矮他半个头的大野智没办法,“这个词不能用在我们俩之间吧。”
    “可以啊,ニノ说的。”眼角的纹弯出一个完美的弧度,大野智露出自己两颗可爱的小虎牙。
    论无意识卖萌对松本润的杀伤力。
    松本润似乎还想反驳什么,但突然一把把大野智拉到路边的小摊前,轻轻搂住大野智的腰,“ね,サトシ,喜欢哪个,我给你买。”
    “え?”
    “陪我演场戏,乖。”松本润往后瞟了几眼,压低声音像是在哄孩子一样。
    “润,那个。”大野智立刻伸出小爪子,指着小摊上的一个银色手镯,微微嘟起嘴,语气里也带上了撒娇的感觉。
    我靠你入戏也太快了吧,奥斯卡欠你好几座小金人啊。松本润在内心狠狠吐槽道,但表面上还是一脸宠溺地微笑,只是搂着腰的手恶作剧似的扭了一把。没想到大野智却整个人猛地往松本润怀里缩去,明显躲避的动作把边上的人吓了一跳。
    “别碰我腰。”像是没缓过劲儿,大野智黏糊糊地说。
    看着像只小猫一样缩在自己怀里的大野智,松本润愣了片刻,然后小心翼翼地揽过身边的人的肩。
    可爱到想上了他怎么办!
    然而,正所谓所有配角都是毁气氛的好手,比如……
    “好久不见呐,潤~ちゃん~”
    好久不见你个头,昨天下午刚见过。松本润冷冷地瞥了一眼身后穿金戴玉的石田英子,把大野智再往怀里紧了紧,把他大半张脸都挡住,然后稍稍低头在大野智耳边轻轻地说,“配合一下,什么都不要做,放心交给我。”
    大野智也清楚现在的情形,小声的“嗯”了一声,就这么心安理得地依偎着松本润。
    大野智:O(≧▽≦)O(润身上好香,好温暖,啊~好喜欢润~蹭蹭~)
    可是从石田英子的角度来看,就完全是一对小情侣在相互咬耳朵的状态。这种完全不把她放在眼里的态度,让石田英子非常恼火。她立刻黑了脸,用手指着大野智,语气充满了敌意“她是谁?”
    “她是谁跟您有关系吗?”松本润侧过身,淡淡的语气不温不火,“大小姐,用手指着人是非常不礼貌的您不知道吗?”
    “对这种大街上一抓一大把的女人需要礼貌吗?”石田英子轻轻“哼”了一声,鄙夷地扫过大野智,“这枚没品位的衣服也敢穿出来……润如果喜欢这类的话我马上叫管家去买,肯定比她这身地摊货好。”
    虽然刚刚入秋,但晚上的风吹过来已有了些凉意。而大野智又穿的很单薄,即使缩在松本润怀里,还是小小地打了个寒颤。这细微的动作似乎惊到了松本润,他立刻脱下自己的风衣披在大野智肩上,然后把他整个人都按进了自己怀里。
    好吧,其实动作一点都不温柔。
    “啧……”石田英子狠狠地盯着在松本润怀里各种表幸福的大野智。
    “冷的话我们找家店休息会儿吧。”松本润轻轻地抚过凑在颈窝里的小脑袋上的头发,在大野智耳边低语道。
    “润,我……”
    “抱歉,我家孩子累了,不奉陪了。”松本润搂着大野智,扔下一句话就消失在人群里。
    边上目睹了一切的妹子们简直想摔手机,我靠为什么ジャニーズ有肖像权这种东西!

【润智】十日谈·春分·第二章

霏霖细雨踏破秋,罅隙何处兹瑿容。无言樵花落三水,颔首独饮万古愁。
骕骦筱筱段深处,箜篌弦音映殇楼。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意顺长舟。

    松本润看着电视上各家电台都尽职尽责地把昨天自己和大野智发生的事完完整整的添油加醋地报道出来,还附带上了照片时,差点把桌子掀了。
    ジャニーズ自己办的酒会一向是不允许记者们入场的,只能在外面采访。天知道他们哪儿来的照片,而且敢放出来,相比也找过要版权。
    这帮人,真的是各种不嫌事多哈?
    最近娱乐圈是不是太闲了,闲到绯闻都挖到这里来了。
    生田斗真默默地扶好桌子上面的东西,然后把日常的文件递给松本润。
    “啊,对了,”在离开前,生田斗真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建议你今天不要上推特,我可不想再收拾一遍桌子。”
    直到中午才回来的生田斗真忍无可忍地看着直接被掀翻在地的桌子和一屋子散乱的文件。就知道要让自家社长一天不上推特跟不让大野智去钓鱼一样难,不,是更难。
    时代特征那琪琪手机打开推特,热搜榜第一条就是甩开第二条几十条大街的“830酒店和3104酒店不可不说的秘密:松本さん当众壁咚大野さん,两家不和传闻是否为真?”。
    还有其他五花八门的相关链接,比如“俩家酒店表面不和,实际已合作多年”,“论同为ジャニーズ培养出的人之间吵架的可能性”等等。
    ちなみに,现在论坛最火的一个帖子是“论大野智さん和松本润さん组cp的可能性”。
    

    “可能性是0,绝!对!”松本润一口饮尽剩下的一小杯酒,斩钉截铁地说。
    “我倒觉得挺有可能的。”大野智坐在松本润对面,转着酒杯,黏糊糊地说。半个钟头前二宫和也突然带他来到这家酒吧,然后就看见了已经有些醉意的松本润。
    “所以,你过来干嘛?”松本润给自己又倒了一杯。
    “ニノ带我来的啊。”到底为什么我也想知道啊。
    在公司里的二宫和也着实地打了个喷嚏。
    “ね,大野さん,你说我们为什么是这种关系?”
    “え?”大野智疑惑地抬头,似乎没跟上脑回路。
    背景里的音乐正好放到一曲比较抒情的歌,柔和的曲调回响在狭小的酒吧里。
    “润你醉了。”
    “没有啦~”小奶音都出来了不醉才怪,“ね,还没回答呢。”
    “润,手机给我,我让トマ来接你。”大野智刚准备站起身绕到桌子对面,却被松本润伸手跨过桌子一把抓住了手腕。
    “回答我。”抓着手腕的手紧了紧,松本润上半身都趴在了桌子上,低着头,不愿意看大野智一眼,“就不能好好做朋友吗?”
    每次都是你挑起的好吗?大野智在心里默默吐槽。
    “润,你……”
    “为什么这样叫我?”
    “え?”
    松本润抬起头,仰视着大野智的眼睛,“在采访中也是,在ジャニーズ的酒会上也是,在私下里也是。”
    “ふふ~我们不就是这种关系吗?”大野智轻轻回答到,然后重新坐下,与松本润平时。
    “什么嘛……”松本润勾了勾嘴角,站起了身,但抓着大野智的手却始终没有松开,“走吧,我车没停多远。”
    “可是润你喝酒了。”大野智就任由松本润抓着,跟在他身后,“而且还没付钱。”
    “店主会把账单寄给トマ的。”死不饶人推开店门,外面的冷空气让他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
    “你这样是醉驾吧。”两人一出现在街上,立刻引来了行人侧目,还有些妹子兴奋地跳起来。要不是ジャニーズ有肖像权,现在的推特大概已经被他俩的照片刷屏屠榜了吧。
    “刚刚叫ニノ过来了,他有我车钥匙。”
    “哦……え?”
    第二天,生田斗真打开推特,头条赫然是“830酒店与3104酒店不可不说的秘密(2):两家社长被目击签收逛街,酒店不和传闻被当事人强势辟谣。”
    ……社长你昨天到底出去干嘛了。生田斗真实力表心塞。
    不,还有让生田斗真崩溃的,在他推开自家社长办公室的门的时候。
    啊,对了,今天推特的头条依旧是“论大野智さん和松本润さん组cp的可能性”。

    你相信两个关系一般甚至不好的人突然变成朋友吗?不相信也被办法,事实就是真真切切地发生了。只是当生田斗真把这个消息公布的重要时刻,二宫和也你一脸“我家儿子终于嫁出去了”的表情是想闹哪样啊!
    “ね,接下来,就准备第二部了呦。”在酒吧的角落里,二宫和也和生田斗真默契地击了个掌。
    松本润今天心情很好,非常好,连带着整个东京都晴朗了。
    不过,这份好心情仅限在他知道大野智下午要来参观参观之前。生田斗真无奈地看着窗外秒天阴天的东京,那上次ニノ拼了老命千辛万苦地把自家社长拐去酒吧的意义何在啊!
    而现在,松本润心里想的则是:(深吸口气)我靠大野智你以为你谁啊我跟你很熟吗很熟吗很熟吗不熟嘛除了你的身高体重姓名出生血型三围爱好家庭住址电话号码家庭成员生活方式外我什么都不知道好不好所以你过来干嘛你过来就是在搞事情你知不知道没看见这几天推特上都刷成什么样了退一万步讲就算我们很熟是朋友是朋友了就可以来了吗可以吗可以吗可以吗谁知道你过来要干嘛……(以下省略﹢∞)
    虽然松本润极不愿意把这件事张扬出去,但在大野智的车拐进830酒店的几分钟后,推特又不负众望地炸了。
    “你先把车开回去,然后等我电话。”
    “はい。”相叶雅纪冲自家社长掀起一个微笑,然后又成功地被副驾驶的二宫和也吐槽了一顿,
    “今天怎么没带ニノ?”松本润抱着双肘,从大厅边的休息区走过来,以一个非常妖娆的姿势靠在柱子上。
    生田斗真站在旁边,欠了欠身表示敬意。
    “还有事要他处理,而且因为有些事要商量。”大野智并不介意松本润的失礼,轻笑着答道。
    “商量什么?”
    “关于我们两家酒店合作的事。”樱井翔往前跨一步,把手中一个文件夹递给松本润,“松本さん,请过目。”
    松本润:▼▁▼(盯——)
    樱井翔:▼▁▼(你盯啥?)
    松本润:▼▁▼(盯又怎么了?)
    樱井翔:▼▁▼(干嘛盯大野さん)
    松本润:▼▁▼(你刚才没盯我怎么知道我在盯大野さん)
    樱井翔:▼▁▼(你明明在盯大野さん怎么知道我没在盯你盯大野さん)
    松本润:▼▁▼(所以问题在就在于你没盯我怎么知道我没盯你在盯大野さん)
    ……
    松本润、樱井翔、大野智:gif.→jpg.
    生田斗真:MDZZ
    二宫和也:(ノˋ□ˊ)ノ彡┻━┻(我靠今天的网怎么这么卡,还让不让人愉快的玩游戏了啊喂!)

    樱井翔和生田斗真面对面坐在酒店员工专用的休息室里,因为正好没到换班时间,休息室里一个人都没有。
    “ショウさん要咖啡吗?”生田斗真烧了壶开水,“如果要其他的,我可以要餐厅做。”
    “不用,简单点好了。”樱井翔随意地坐在沙发上,目光扫过四周,“松本さん对酒店的装潢很讲究啊,对细节设计也很有新意,啊,谢谢。”
    “这幢建筑全部是由松润亲自设计的。”生田斗真把一份咖啡放在樱井翔面前,“松润在设计方面很有天赋,如果他去做设计,说不定成就会更大。”
    “不过,就这样让他们俩单独呆在一起真的没关系吗?”
    “没关系,松润在工作方面还是很认真的。”生田斗真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想象都是美好的,然而,现在却往往背道而驰。比如现在……
    “你到底想怎样?”松本润一手插着腰,一手撑在桌子上,盯着房间另一边一进门就死死抱着鱼缸不撒手的大野智。
    “唔?就这样啊,文件上写了呦。”大野智指了指摊在松本润桌子上的几张纸。
    “我还得谢谢您记得写了是吗?你见过有谁找别人合作什么都不带就带一个人一份合同来的吗?”松本润觉得自己都快被大野智弄得没脾气了,要换做别人,肯定早就被下了逐客令,“而且里面还有一大半是废话……好歹说明合作目的和利润分配方式吧。”
    “这需要考虑吗?”是一种还是死死抱着鱼缸。
    突然好心疼ニノ和ショさん。松本润无奈地整个人都趴上了桌子。自己的怒气完全作用不到三四米外的大野智,“那你的酒店月营销情况呢?客户评价呢?酒店特色呢?还有那是我的鱼,昨天刚喂过。”
    “ジャニーズ的网站上有哦。”大野智愉快地喂着鱼,“包括每月的综合评分与在全日本的排名……是ショさん告诉我的,我还不会用电脑。”
    不用加最后一句我也知道。松本润冲大野智翻了个白眼。
    “啊,倒多了……”大野智立刻把鱼食罐放回桌上,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松本润看着自己的鱼缸上面浮着足足一公分厚的鱼食,差点从桌子的另一边翻下去。

    到最后,松本润都没再合同上签字。明明对这样一份几乎不能算合同的合同松本润可以有无数个拒绝的理由,可他仅仅说了句“让我再考虑考虑”。大野智也大方的表示主动权在松本润这里,无论什么时候想签都可以。
    礼节性地送走大野智,松本润刚回到办公室,甚至后脚还没跨进,一个电话就打到了松本润的私人手机上。
    “您好,这里是……”
    “润你没答应他吧?”一个尖的有些刺耳的女声从听筒里传出来。

【润智】十日谈·春分·第一章

霏霖细雨踏破秋,罅隙何处兹瑿容。无言樵花落三水,颔首独饮万古愁。
骕骦筱筱段深处,箜篌弦音映殇楼。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意顺长舟。 

    大野智刚下车站定还么有跨出第一步,就听见身后有人叫住了自己的名字。
    一辆黑色的跑车稳稳地停在自己的车后面。门童立刻上前,恭敬地打开了驾驶室后面的车门。
    “啊,是松本さん啊,早。”大野智就像是恍然大悟一样,还做了一个吃惊的表情。
    “大野さん,看到我的车就应该认出来了吧?”今天的松本润依旧没有站直呢。
    “抱歉,我不记车牌,也不认识车标。”
    “你……”
    “大叔,再不走就要迟到了呦!”二宫和也的小尖嗓上线的时间永远那么及时,“以及,下次请不要再把领带忘在车上了好吗?”
    “呵,这都能忘。”松本润轻笑一声,虽说只是小声的低喃,犹如自言自语一般,但似乎有故意加重了些音量,使在场的每个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那、那又怎么样?”大野智嘟起嘴,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至少我的酒店排名比你的高。”
    “大叔你真的要来不及了啊!”实在看不下去的二宫和也直接把大野智拽过来,推进了酒店的旋转门,“这次是你第一个接受采访,你还在这里跟别人打情骂俏,还好之前我跟他们……”
    靠在车上的松本润听见“打情骂俏”这四个字时,似是不可置否地耸了耸肩,然后看着两人的背影消失在酒店的旋转门里,带着点挖苦意味地感叹了一句,“ま,毕竟大野さん年纪大了嘛,记性不行了。”
    “松润你忘带墨镜了。”生田·日常拆台·斗真摸摸把眼镜盒递给松本润,“还有,去年你还有次忘记带就会的邀请函了。”
    トマ你这个月奖金没了。松本润面无表情地戴上了墨镜,心里已经把生田斗真的祖孙十八代都问候一遍了。
    嗯,几天的生田斗真也在一生懸命地拆自家社长的台呢。

    也不知道是谁脑子一热把酒会的地点定在了ジャニーズ。松本润站在电梯里,一边借着墙上的镜子整理领带,一边在心里碎碎念。
    “……过会儿要去做一个采访,跟他们预定好的是第二个,第一个是大野さん。电视台那边说问题基本上都是有关上个月酒店排名的事,然后是……松润你在听吗?”生田斗真一抬头就看见自家社长正对着镜子发呆,“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你这么自恋。”
    “不,我只是在想,我的车有那么普通吗?”松本润顿了片刻,就像原地连线时有延迟一样,只见他一脸认真地问镜子里的自己。
    ……社长你这样让我怎么接话啊!生田斗真的内心是崩溃的,我俩的脑回路根本不在一条线上好吗?
    幸好,电梯到达时“叮——”的声音缓解了电梯内部的尴尬气氛,松本润最后快速地检查了一遍自己的着装,然后嘴角勾起了一个自认为完美的微笑,用依旧一扭十八弯的走路方式走出电梯,准备迎接各家报社,电视台的闪光灯。
    但是,没有人?
    也就是说,大野智还没有结束?
    松本润微微沉了沉脸色。
    “按时间来说,应该已经结束了啊。”生田斗真再次确认了一遍预定的时间。
    “去看看。”松本润双手插着口袋,用下巴指了指里面,通知式的对生田斗真说。
    “额……松本社长,请等一下。里面的采访还没有结束。”还没有走几步,就被人叫住了。松本润回头一看,是一位职员几乎贴着站在墙边。若他转个180°,松本润肯定以为他干了什么事没罚面壁,就是惩罚的方式有点老土而已。
    松本润挑了挑眉,目光扫过小职员,把他盯得打了个寒颤。
    这衣服的样式和设计品味,是大野智那家酒店的吧。
    “你叫什么名字?”松本润把重心压在一条腿上,侧过身,带点俯视的目光看着他。倒不是松本润故意摆架子,身高差就在那里,没办法的事。
    “知念侑李。”似乎被松本润的气场吓到了,知念侑李小心翼翼地回答,眼神也总是往别的地方瞟。
    “什么时候加入ジャニーズ的?”
    “三年前,去年被调到大野さん的酒店。”知念侑李低着头,轻声回答道,现在连看都不敢看松本润一眼。
    “啧……”看着知念侑李的头顶,松本润没由来的一阵不爽,我在Jr.们心中到底是什么形象啊。无奈地轻轻啧了下嘴,这更吓到了面前的人,他把头低的更低了。
    “抬起头来。”
    “唉?”不只是知念侑李,就连跟了好几年的生田斗真都讶于松本润这句话。
    要知道,松本润从独自创立酒店以来,参加的酒会这么多年,不下数百场,从来没对一个别家酒店的小职员说过这么多的话,更何况还是自己对手的酒店职员。
    生田斗真走不禁开始猜测是不是因为大野智的缘故,才会去刁难。不过,这刁难方式跟平时松本润常用的方法比起来,还真时温柔啊。
    不得不说,大野智对于松本润来说,真的是一个特别的存在。再表面上明明如犬猿之仲一样,见面必有一方正处在气头上,嘛,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松本润单方面的抓着大野智撒气。私底下,松本润却像了解自己酒店般的了解大野智,说不定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知道一些有关很奇怪的方面的东西。
    生田斗真早就在心里表示过了:社长你在意人家就直说,我们都懂的,不用借关系不好这个名义的!
    “我让你抬起头来。”松本润直接走上前把知念侑李的背拍直,然后让他直视着自己的眼睛,“现在你是代表了你的社长站在这里,不仅仅代表着你自己。低着头干嘛?低头不就等于告诉别人自己酒店的业绩不如别人家的吗?大野さん的酒店的排名比我的高,业绩也比我的好,你作为他的职员难道不应该感到自豪吗?而且还是ジャニーズ中唯一一个进入日本前十的,光凭这点你就可以昂首面对Jジャニーズ所有人。不要说排名比你们差的酒店了,就算是世界第一的酒店的社长站在你面前,你也应该抬起头直视着他的眼睛说话,明白吗?”
    “……”By呆住的知念侑李。
    “……”By想吐槽却不知道从何着手的生田斗真。
    “……”By刚采访完出来一脸懵逼的大野智。
    突然,只听见里面不知道谁喊了句“松本ささ在外面”,一大堆记者蜂拥而出。一时间,整个屋子响彻着相机的快门声。

    “我们不打造世界第一的酒店,只培养能经营出世界第一的酒店的人!”
    今天ジャニーズ的口号依旧那么中二呢,松本润都不忍直视门口那张超大的横幅了。而且,他无奈地扶了扶额,明明前辈们基本上都功成名就名利双收,怎么一到后辈画风就一个比一个不正常呢?
    先不说酒店的选址越来越奇葩,建筑形式越来越另类。随便举个例子,有见过在酒店大厅里修迷宫的吗?存心想坑死顾客啊!更重要的是ジャニーズ要求前辈们多帮帮后辈宣传……这个宣传该怎么写?“我们唯一能保证的只有您在多少多少时间内走出迷宫”?
    いやだよ!松本润在内心强烈地抗议。
    “叮——”电梯到达的提示音再次成功地打断了松本润,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眼显示楼层的液晶板,已经到了顶层,也就是这次酒会的主会场。
    电梯门一打开,两旁的记者就像明星入场时边上的饭们一样,除了中间留了一条红地毯,其他地方放眼望去都是人和话筒和镜头。
    松本润淡定地戴上墨镜,走着被运用的炉火纯青的J家步,根本不管那些已经伸到他面前的话筒,以及耳边此起彼伏的记者们出奇的如出一辙的问题。
    “松本さん,请问您和身为同社前辈的大野さん不和是真的吗?”
    “请问对于上个月酒店评比中大野さん的酒店排名比您的高这件事,您有什么看法?”
    “听说您和大野さん表面不和,实际经常往来是真的吗?”
    “松本さん,听说您和大野さん经常出入同一家酒吧,对此您有解释?”
    “松本さん,有人多次目击大野さん的秘书二宫和也さん拜访您的酒店,关于这件事你能正面回答一下吗?”
    你们能不能不要这么八卦?这是松本润的采访啊,你们问的全部有关大野智的干嘛啊,皆んさ!
    “抱歉。”快走到尽头时,松本润终于停下来转过身,一开口,所有话筒都举到了他的面前,“抱歉,你们所提问的有关大野さん的事,这涉及到他的私事,恕我无可奉告。”
    “松本さん,再问一个问题,请问前几天传的沸沸扬扬的您和石田酒店的千金已订婚这个消息是真的吗?”伸来话筒上贴着节目的名字,一看就知道是个娱乐圈的新闻节目。
    又是这个女人。松本润藏在墨镜后面的眼睛眯了眯,“这个消息是谣传,我现在没有和任何人订婚,也没有要结婚的打算。啊,对了,请允许我多说一句,我只是一个酒店的社长,仅此而已,我的私生活不用各位操心。若有这闲心跟我在这儿浪费时间,不如多挖些娱乐圈的绯闻。我想观众们应该对这种更感兴趣。”
    “松本さん,最后一个问题。”一个年轻的女记者从人群中钻出来,把话筒递到松本润嘴边,“刚刚采访大野さん时正好提及您,大野さん用了‘潤ちゃん’这个称呼,请问您对于这个以对手的身份来说过于亲昵的称呼有什么看法?或者说您二人的不和说法纯属谣言?”
    ……
    “え?”

    “大野智你给我解释清楚!”
    在松本润发现大野智到他冲过来的三秒钟内,二宫和也成功地接过自家社长手中的酒杯,还顺手拿走了所有装饰用的贵重物品,然后淡定地退到一边背对着大野智继续认真地打游戏,同时在心里给自己点了617个赞,丝毫不顾身后被松本润一把抓住领子的自家社长。
    “嗨,ニノ。”生田斗真甩着……甩?算了,就当是甩吧。甩着松本润的墨镜走了过来,“今天的速度也很快呢。”
    “托贵社社长的福。”二宫和也瞥了一眼,“现在我的反应能力越来越强了。”
    “说起来,相葉さん呢?”
    “地底下(的停车场里)。”
    “はい?”生田斗真愣了几秒,然后果断地换了话题,“ま,先忽略这个人。我们明天晚上一起喝一杯如何?”
    生田斗真你这样相叶雅纪哭给你看哦。
    “皆さん,请安静一下,本次的酒会马上就要开始了。我是担任本次司会的樱井翔,请多指教。额……那边两位社长……”樱井翔无奈地看着明明在角落里却存在感颇高的两个人,内心各种崩溃。
    “嗯?解释说明?”大野智抬起头看着松本润,实力表无辜和纯良。
    “你自己做了什么你自己难道不知道?”松本润抓着领子的手更用力了,死死盯着大野智,像要把他盯出个洞一样。
    “我做了什么吗?”大野智脑袋一偏,然后蹙起自己可爱的小眉毛,黏糊糊地说。
    “噗……”鬼知道边上的二宫和也憋笑是不是快憋出病了。
    “你没做什么吗?”松本润上前一步,一只手抓住大野智的领子,一只手撑在后面的墙上。然后点了点头,两个人的额头都快碰在了一起。
    其余的人更是默默地退到了房间的另一边。那边只剩下了两人的秘书,一个笑得花枝乱颤,一个状况外。
    所有无关人员中最崩溃的就是樱井翔了,主持无法继续倒是第二的,拍在第一的是因为从他的角度看过去,这特么就是赤裸裸的壁咚加kiss啊!
    妈呀,社长的世界好口怕,麻麻我要回家!